红疯子_中国tongbo8888.com网

通博娱乐

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文学馆 > 小说 >

红疯子

发表时间:2011-12-17 17:58 内容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沉默的鹰

清晨的阳光还没来得及照到这座小城,小城最热闹的那条街上的拐角处,馄饨摊子就开始大冒热气,十来张矮桌上就陆陆续续地围满了喝馄饨的人。

红疯子是个看样子四十来岁的女疯子,平时就住在城东那间废弃了的太平房内。她从不打扮,一天到晚蓬头垢面。没有人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她的身材很高,一年四季就那一身早已脏兮兮大红衣,人们就随口叫她红疯子。腿上的红裤子有点短,裸露出的部分就像一头黑驴的腿,那么瘦,那么黑。

红疯子起得并不比别人晚,她不和别的正常女人那样早上起来做饭,或者出来锻炼身体,她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从城东来这儿的馄饨摊凑凑热闹,混点吃的。

摊子上的吃客们穿着时髦干净,有的是上早班的,有的就是起个大早,嘴馋这摊主的好手艺。既然红疯子在,吃客们就一边吃着,一边逗红疯子助兴。

红疯子红疯子,叫声大爷给你一块钱。一名吃客把攒起来的拳头伸到红疯子面前。

大爷。

再叫一声。

大爷。

吃客把拳头展开,是一团擦了嘴的卫生纸。

当我不认识钱,这是纸,不是钱。红疯子认真地朝着离去的吃客说。

一阵哄笑过后,有的吃客在嘀咕,她也不疯吧,还能认识钱。

只要有一个吃客逗红疯子,其他的吃客就马上屏住呼吸,双眼紧盯住红疯子看她如何回答。结果,无论红疯子说什么,都会引来吃客们的一阵哄笑。吃客们有的吃完了,整整身上的西装,用桌上的纸巾抹抹嘴走了,留下的吃客们继续你一言我一语地逗着红疯子。

红疯子的眼睛时常盯着那几张矮桌,一旦看见上面有吃客剩下或者掉下的馄饨皮,就一边傻笑着看摊主的脸色,回应着吃客们的问话,一边把那只黑乎乎的手伸过去。如果摊主朝她抬抬下巴,她就把馄饨皮捡起来送到嘴里。有时摊主正忙顾不上看她,红疯子那只手就一直伸着,直到摊主看她。摊主要是瞪她一眼,她就马上将伸出去的手放进旁边的垃圾桶里,自嘲地笑着:不要你的,把你吓成那样。

红疯子最近认识了一个男疯子——愣侉的。

愣侉的也是蓬头垢面,是个外地来的疯子。愣侉的不经常说话,就是说了吃客们也听不懂,于是吃客们就毫不客气给起了个愣侉的的名字。自从有了愣侉的,红疯子这几天就起得更早了,比以前更能傻笑了。愣侉的个子矮小,在红疯子的腋下。每天早上红疯子象搂小朋友一样,搂着愣侉的从城东的太平房出来,走到馄饨摊前,和吃客们凑热闹。

两个疯子来到馄饨摊,红疯子把搂着的愣侉的安坐在路边的台阶上,完了双手使劲抿了一下愣侉的蓬起来的头发,整理一下他的衣领,再拍拍他身上衣服。其实,愣侉的和她一样,衣服上的油渍别说拍了,洗都洗不去。

安顿好了愣侉的,红疯子开始了她的工作,在垃圾桶里面找寻被吃剩扔掉的油条和馄饨,用黑腻腻的手捧到愣侉的面前。

周围的吃客又开始起哄,非要让红疯子亲一下愣侉的。于是,红疯子又得到半碗馄饨。

红疯子,在哪里偷了一个侉汉呀?

你这疯子不学好,都疯了还要找男人,忘了你是怎么疯的?

女疯子找一个男疯子,还要生一个小疯子。

一辆黑色的轿车路过,因为喝馄饨的人多,轿车放慢了速度行驶。红疯子不理会吃客们的起哄,手舞足蹈地大步跨到轿车跟前,吃客们感到惊讶,这疯子要干什么?

红疯子傻笑着在倒车镜前半蹲下,扭来扭去在镜中照了一番,不时用手指摆弄着乱糟糟的头发。轿车停下了,车窗内伸出一个头来,骂道,你他妈的找死啊!你个傻逼!

红疯子咯咯咯地大声笑着,一副犯贱的样子,双手捧脸,扭扭捏捏地蹦跳着走了。又是一阵笑骂声。

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儿拉着一条小狮子狗,跟着他的爸爸也来喝馄饨。那狮子狗看见红疯子就乱叫乱咬,红疯子害怕,找地方四处躲藏。越是这样,那狗越是追着不放。

见红疯子惊慌失措的狼狈相,吃客们笑得前仰后合。小男孩见状,索性放开了缰绳,让狮子狗放开了追。

坐在路边的愣侉的半低着头,翻起白眼珠,直愣愣地看着周围的人们,看着那满地跑的红疯子和狮子狗。

红疯子逃到哪里也躲不过狗的追咬,就害怕得哇哇乱叫,操起馄饨摊子上的漏勺,照着狮子狗就打。

这下又成红疯子追狗了。狗被吓得钻到小主人身边,咕咕地诉着委屈。红疯子还不罢休,直到狗的主人小男孩伸出小手,在她脏兮兮的胳膊上抓下五个长长的血樱

漏勺掉在了地下,红疯子捂着胳膊叫唤着疼。小男孩大声骂道,你个死疯子,还敢打我的狗。

此时,愣侉的忽然一下扑到小男孩跟前,伸出双手就抓小男孩,男孩被吓坏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叭,小男孩的爸爸怕愣侉的对儿子做出进一步的动作,情急之下,将手中的馄饨碗扔在愣侉子的头上,连汤带干浇了愣侉的一身,碗也打成了两半儿掉在地上。很快,鲜红的血从愣侉的蓬着的头发下淌出来,染红了沾在脸上白色的馄饨皮。紧接着,咚,愣侉的后背又着实挨了小男孩的爸爸飞起来的一脚,短小的身体向前扑出去六七步远,身子朝前直挺挺地扣在硬邦邦的水泥地上,不动了。

吃客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怔住了,空气在此刻凝固了几秒钟。

打死他,打死这个外地来的疯侉的。

捆起这个狗日的,每天在这里供你吃喝,还敢动手打人。

活该,干脆脱光暴晒三日。

吃客们都在起哄,小男孩的爸爸自我感觉像英雄干了一件大事似的,说,对待这种人就得这样,疯子是和你讲不清道理的,只有让他害了怕,他才能记住,要不以后还要捣乱。敢打我儿子,疯子怎么了?疯子也得服服水土。

愣侉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鲜红的血开始慢慢从他紧贴着地面的脸下流出。

死了!死了!死了!红疯子发出几声竭斯底地刺耳的嚎叫,像一只受了惊吓的老母鸡,双眼暴红,惊叫着,上下蹦跳着不知所措,一会儿又蹲下身子叉开干巴巴的五指使劲儿抓头。

过路的人也都停下脚步看热闹,馄饨摊周围聚了很多人。

愣侉的没有死。他挣扎着慢慢抬起头,满脸是血,用袖子擦了一下,翻着白眼,惊恐地环望了一下四周,周围是黑乎乎的人群,他害怕了,猛地站起身,顾头不顾腚躲在红疯子给他找寻食物的垃圾桶后面,像是被人追杀似的,探出脑袋看见几十双盯着他的眼睛。他似乎觉得这里不安全,抱着脑袋撒腿就跑。刚跑了几步,又返回来一把拖起正蹲在地上抓头的红疯子朝着来时的方向没命地跑,身后滴下血迹斑斑。

周围的人群中有人专门用双脚拍地,发出跑的声音,吓唬逃跑的一对儿疯子,并赢来了一阵哄笑。

清晨的太阳出来了,发出一片黄黄的光,照在冒着热气的馄饨摊子,照着渐渐散去的人群。

从那以后,那两个疯子再也没有来过馄饨摊子。偶尔有人在小城某处的垃圾堆上只见过正在觅食的红疯子,已经不是以前的红疯子了——她浑身一丝不挂,人们看到了她裸露着的身体,瘦得像一根被风干了的河柴。也有人在晚上路过那间废弃的太平间,听到红疯子在似歌非歌,似戏非戏地嚎叫着,死了!死了!死了!听了令人毛骨悚然。

本文链接地址:/a/20111217/3974.html

(责任编辑:刘水晶)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tongbo8888.com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tongbo8888.com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tongbo8888.com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tongbo8888.com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tongbo8888.com网所有!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特别推荐

谁在背后:道
[摘要]《谁在背后》讲述官商[详细]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tongbo8888.com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tongbo8888.com网 版权所有

中国tongbo8888.com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tongbo8888.com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