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博娱乐

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文学馆 > 小说 >

《李逵日记2》(第三章)

发表时间:2012-11-08 11:45 内容来源:《李逵日记之忠义堂》 作者:仓土

第三章:世间兄弟有三种:酒肉之交、义气之交、生死之交

世间所谓兄弟,大抵可分三种:第一种是酒肉之交,是你无聊时陪你喝酒的;第二种是义气之交,是你困难时肯借给你银子的;第三种是生死之交,是你死后肯给你随礼的。

(9)晁天王的葬礼

宋大哥说,要将,墓地选在半山腰,坐北朝南,很宽敞,棺木是上等楠木,墓碑是极品汉白玉,气势恢弘,宋大哥说,只有如此,晁天王才会安息。

我心想,你就是刨个坑,把他头朝下倒着埋喽,他都不会再爬出来找你麻烦。

宋大哥怕发丧时众人不肯哭,坏了梁山忠义的名声,惹人闲话,特地找来顾大嫂、扈三娘和孙二娘,三人初时不肯,说跟晁天王一向不对付,没啥感情,哭不出来,宋大哥再三做工作,三人还是不肯,宋大哥没辙,说你们就当成我死了,到时你们咋哭现在咋哭,哭得好重重有赏,三人才不情愿地答应。

当时我心里恶毒地想,人爬得越高,脑袋越笨,宋大哥也糊涂了,他应该说当他爹死了才对,那样才会有人哭,他自己真要死了,人发丧都不一定去,不朝你吐口水的就算好人。

我不像宋大哥,眼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只有伤心时才会哭,讨了个维持秩序的闲差,省得哭不出来闹笑话,鲁智深负责抬棺,他也就能干这点破事了,曹正撒纸钱,郁保四扛招魂幡……

上百号兄弟,清一色白孝,齐刷刷跪在墓前,顾大嫂使出吃奶的力气,掩面大哭,嗓子都哭哑了,孙二娘不甘人后,抚地大哭,一手捂脸,一手拍地,手都拍肿了,扈三娘哭出了风格,哭出了新意,披头散发,滚地大哭,没想到,哭得太投入,又靠近悬崖,一不小心滚了下去……

宋大哥哭得最感人,绕碑痛哭,哭得撕心揪肺,动情处,梗着脖子,仰面朝天,双臂高举,大声喊道:苍天无眼,怎可害我兄长……

这时,曹正恰好站在上风口撒纸钱,一枚纸钱径直朝宋大哥飞去,宋大哥正喊得带劲,一不小心,被纸钱卡住了嗓子,当即也顾不得哭了,低头猛咳起来,张顺忙把孝敬晁天王的烧酒递过去,宋大哥喝了两口才缓过气来……

(10)该喝几坛酒

晚上我坐在窗前,盘算着该喝几坛酒。

对于喝酒,我感情复杂,有时爱,有时恨,就像对鲁智深的感情,我有时觉得他很憨厚,尤其是借他银子的时候,总是没二话,都不用打欠条,有时又觉得他很讨厌,特别是他开口说话的时候,恨不得煽他两耳刮子。

我喜欢喝酒前那吆五喝六的快感,只有那时,我才觉得自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才会感到一丝快乐;我还喜欢醉酒后那种血脉贲张的感觉,那时我觉得浑身充满力量,天王老子都不怕,不用在乎别人的看法,不用揣测领导的心思,谁要惹老子不高兴了,当头一板斧,去你娘的!

我喜欢喝酒,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我发现,我喝醉后总是特别聪明,说的话人们也爱听,比如我清醒时,要发表个意见,别人总是打断,还不停大骂,你丫脑袋被驴踢啦!我喝醉后,要说点啥,别人一声不吭,总是点头,嗯!有道理!

但我不喜欢清醒后的后悔感,那种感觉看不见,摸不着,很难形容,就像一只大王八,你找它时,它藏壳里不出来,你一转身,它探出头来给你一口,你再找它,它又缩壳里,真是狗啃刺猬,无处下嘴,很是难受。

为了逃脱这种感觉,我戒过几次酒,但都不成功,我请教过安道全,他说我酗酒已经成瘾,酒精已经浸入血液,需要吃药,我央他开了个方子,喝了几个月中药,腰粗了两圈,脸都直冒绿光,却没有丝毫效果。

吴军师给出主意,以毒攻毒,每次喝酒时把它想象成马尿,越喝越恶心,自然就戒了,我试了几次,不但没成功,反而看到马屁股就想喝酒。

后来朱武说,我并非真的想戒酒,而只是想逃避醉酒后的那种后悔感,我犹如三伏天被浇了一盆凉水,猛然醒悟,读书人看问题的角度就是不一样。

我给自己订了规矩,酒可以喝,但不能喝多,遇到伤心事喝一坛,遇到开心事喝两坛,这个方法挺好,既能喝上酒,又不会后悔。

今天有些犹豫,晁天王死了,我到底是该开心还是该伤心?琢磨了半晌,应该伤心,虽然跟他没啥交情,但毕竟都在强盗群里混,一起吹过牛逼,也算同过事,喝一坛吧!

喝完后,觉得不过瘾,想再喝,但又不合规矩,转念一想,晁天王死了也好,腾出个位置,估计我能提一级,又高兴起来,该算个开心事,又喝了一坛。

喝完后还是不过瘾,但我这人一向说话算数,不会轻易破了规矩,转念一想,宋老爹最近总病怏怏的,估计快了,到时还要随礼,是个伤心事,提前喝了吧!

举起酒坛正要喝,一寻思,好像不对,山上众兄弟的老爹我上个月好像都已经提前喝过了,这可咋办?又一寻思,王矮虎家的那憨小子最近总在河边晃悠,估计早晚得掉进去喂王八,到时免不了去掉两滴眼泪,提前喝了吧,又喝一坛……

(11)自欺欺人

前后喝了十八坛,直喝到花荣孙子骑马摔死了,方才心满意足!

我很是高兴,浑身轻飘飘的,原来我也是如此的聪明,人啊,总要给自己找些借口,就算骗不了别人,至少可以骗骗自己,有人说我在自欺欺人,可这世上有谁不在骗自己?很多谎言只是我们不知道,或者我们知道了却装作不知道。

恋爱时都说要相爱一生,可一生很长,遇到的诱惑太多,谁会忠诚到底?谁又会守身如玉?

我们在朝廷当差时,横行乡里,盘剥百姓,作威作福,明明是老爷,我们却骗自己说是仆人;后来我们逼上梁山,打家劫舍,杀人放火,敲诈勒索,本是强盗,可我们骗自己说那是替天行道……

有时候,有些谎言,你不能不信,因为,你总要给自己一个活着的理由。

人,总生活在不同的圈子中,自认为正确,互相嘲笑,互相鄙视,从而纷争不断。

我想,我已经大醉了。

我喝醉时总会想起很多事,有人说,圆满的人生,是你出生时,你哭着,别人笑着;你离去时,你笑着,别人哭着。

如此说来,晁天王的人生应该不算圆满,他临终时我就在床前,他没有笑,嘴巴张得大大的,眼角泛白,像濒死的鲶鱼,手拼命向上抓着,胳膊上青筋暴突,一根接一根。

众兄弟愣在一旁,不知所措,宋大哥反应快,伸手抓住天王双手,嚷嚷说“天王,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四只手纠缠在一起,跟开水里的面条一样,上下翻腾,许久,才平息,我想,晁天王的力气可真大,宋大哥脸都憋紫了,跟紫茄子似的。

那场面太感人了,很多兄弟都哭了,我也感动地哭了,我一边哭一边骂自己小心眼,我本还以为晁天王伸手是要掐死宋大哥的,因为那手明明是冲着宋大哥的脖子去的,不过现在看来,应该是晁天王看花了眼。

我的人生好像也不怎么圆满,离去时不知有没有人会哭,但我知道,我生下来时没有人笑,当时接生婆叫了一声“妖怪”就晕了过去。

(12)所谓兄弟

我坐在窗前,看着外面出神,夜空很蓝,泛着星光,像一碗菠菜汤,月亮挂在树梢,很圆,像一块大烧饼。

我想起了三年前,白龙庙小聚义时,也是这样一个夜晚,同样的菠菜汤,同样的烧饼,对着关二爷,众人跪在一起,三个响头磕下去,发誓做一辈子兄弟,晁天王说有福同享,宋大哥说有难同当,王矮虎插嘴说有女同干,众人都说他狗嘴吐不出象牙,骂他玷污神明,后来证明,只有王矮虎当着神明说了实话。

晁天王死了,他的位子会有人坐,他的银子会有人花,他的老婆,也会有人睡。

对于兄弟情义,我突然有了新的认识,世间所谓兄弟,大抵可分三种:一种是你无聊时陪你喝酒的;一种是你困难时肯借给你银子的;还有一种是你死后肯给你随礼的。

第一种是酒肉之交,人的一生,这种兄弟很多,每人身边都有一群,无聊时,聚一起喝酒唠嗑,牛逼吹得那个足,当伞可盖住泰山,当桶可舀空东海,而且豪气冲天,号称可为你两肋插刀,你一旦落难了,人品好的立马冷脸不认识,人品不好的说不定背后还插你两刀。

第二种是义气之交,这种兄弟很少,鲁智深和武松应该属于这种,关键时肯拉你一把,别看众人平日里称兄道弟,恨不得肝胆相照,一旦你落到井里,立马形同陌路。上次我赌输了,别说借钱,连个唠嗑的都没有,远远看到你,立马转身就走,冷不丁碰到一起,三句话不到,保准哭穷,弄得我兴趣索然。

第三种是生死之交,这种兄弟极少,可遇而不可求,一生得一二足以,生可福祸相持,死可托付后事。可悲的是,许多人一辈子分不清,误把酒肉之交当成生死之交,晁天王活着时,四海春风,朋友遍天下,他自诩小孟尝,死后门前却连个鬼影都没有,一毛银子都没收到。

《李逵日记》系北京纸磨坊文化签约作家仓土作品。已与纸磨坊文化签订出版协议,版权归纸磨坊文化所有。未经纸磨坊文化许可,任何网站、个人不得随意转载。

本文链接地址:/a/20121108/15765.html

(责任编辑:武晓勤)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tongbo8888.com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tongbo8888.com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tongbo8888.com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tongbo8888.com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tongbo8888.com网所有!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特别推荐

谁在背后:道
[摘要]《谁在背后》讲述官商[详细]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tongbo8888.com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tongbo8888.com网 版权所有

中国tongbo8888.com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tongbo8888.com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